对越反击战最著名的战利品,被国家军事博物馆收藏

/2019-12-18/
原标题:对越反击战最著名的战利品,被国家军事博物馆收藏1979年3月2日上午,担负友谊关方向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任务的广州军区55军对越北战略要地谅山市发起了总攻。... ...

原标题:对越反击战最著名的战利品,被国家军事博物馆收藏

1979年3月2日上午,担负友谊关方向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任务的广州军区55军对越北战略要地谅山市发起了总攻。担任主攻任务的163师489团攻打谅山北市区越军重要据点大、小石山的战斗正在激烈进行。9时35分,1连和2连密切协同,胜利占领了小石山表面阵地。

为了迅速扩大战果,团指挥所命令1营2连控制表面阵地肃清残敌,1连由北向南攻击大石山,3连直插大石山的三清洞,6连沿火车站西侧向大石山东南侧迂回,协同1连和3连攻歼大石山守敌。

10时25分,6连在炮火支援下发起攻击,当主力进至奇穷河大桥北桥头附近时,迎面撞上了越军南逃的坦克、装甲车。这帮越军为了逃命,马力加得很足,企图通过奇穷河大桥向南市区撤退。由于正好是阴雨天气,视度不良,我军并没有及时识别出这是一股越军。

越军的坦克开到距离大桥20米处时,突然用高射机枪向我军猛烈射击,造成我军4人牺牲、4人负伤。6连副连长邓安奎见情况不对,马上命令10班(40火箭筒班)即刻抢占有利地形,用火箭筒打掉敌人的坦克。

10班副班长黄炳培迅速选择好射击位置,抄起火箭筒,对准第一辆坦克的屁股,一炮正中弹药室,坦克霎时间燃起烈火,坦克里的炮弹也不断地爆炸起来,不一会就变成了一堆废铁,堵塞了大桥的通路。

编号为289的第二辆坦克见退路已断,马上调转车头从桥右侧绕到桥下,准备从水面下桥逃跑。黄炳培趁着坦克下坡的瞬间,又是一炮命中。从坦克里爬出来的2名越军坦克手向大桥逃跑,又被5班击毙。289号坦克滑下坡去,淤陷在奇穷河北岸边。剩下的一辆装甲车也被新战士叶木火干掉。

55军坦克团技术保障力量奉命去把289号坦克拖回来,这件事儿还颇费了些周章,去了三次才完成任务。头一次去了一台T34牵引车,刚一接近坦克,南岸的越军就打来20多发炮弹,没有成功。敌人炮火停止后,他们立即进行土工作业,准备把坦克倒拖上来,由于坡度太陡,没有拖动。

第二次用一台651牵引车,钢丝绳都被拉断了,可还是拖不动。

第三次团长王永林和政委梁格才亲自出马,带上一个抢救组和一个工兵分队,用两台牵引车,花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把289号坦克拖了回来。之后经过检查发现,289号坦克还是越军的“英雄坦克”呢。

后来,55军坦克团1营3连305车驾驶员郭书平把289号坦克开到凭祥市游街,引起了部队指战员和当地群众的极大兴趣,大家把坦克围得水泄不通,一边讥笑敌人的惨败,一边称赞部队的英勇。《解放军报》在1979年3月8日第四版上,刊登了新华社记者刘玉生拍摄的这张照片。

喷涂着红圈黄星的越军289号“英雄坦克”的最终归宿:北京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

广告 330*360
广告 330*360
Copyright © 2002-2017 版权所有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