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成了子女生活的闯入者?电影《闯入者》其实是对历史反思

/2020-01-02/
原标题:父母成了子女生活的闯入者?电影《闯入者》其实是对历史反思“闯入者”不是谁闯入谁的生活,而是历史闯入当下。王小帅第12部作品《闯入者》入围第39届多伦多电... ...

原标题:父母成了子女生活的闯入者?电影《闯入者》其实是对历史反思

“闯入者”不是谁闯入谁的生活,而是历史闯入当下。

王小帅第12部作品《闯入者》入围第39届多伦多电影节和第71届威尼斯电影节。

电影于2015年4月上映,以退休老人邓美娟的生活为主线,围绕老中青三代人展开的一段耐人寻味的故事。从《青红》、《我11》到《闯入者》,王小帅持续多年关注当年参与“三线建设”的人们生活和工作状况以及过往经历的影响,描写这一题材与王小帅本人经历也有关系:他在几个月大的时候就跟随父母由上海到贵州加入三线建设的群体,在那里长到13岁又随着父母离开。

三线建设:值得是自1964年开始,中国中西部地区的十三个省、自治区进行的一场以战备为指导思想的大规模国防、科技、工业和交通基本设施建设。

三线建设是特殊历史背景下进行的特殊行为,涉及人员较多(当年的参与者加上后代累计千万人)取得了重大成果,三线建设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告一段落,很多工厂及单位由三线地区撤出,相关人员和家属的返乡安置、待遇落实等受到了较大的影响。

电影中的邓美娟就是经历过那段岁月的老人,在老伴去世后独居,频频接到来历不明的电话骚扰,这一情况让她两个儿子很担忧,但是邓美娟的大儿子结婚后母亲无法和儿媳相处,而小儿子“同性恋”的身份也让她不能接受,所以不想他们介入自己的生活……

整部电影统一以邓美娟的视角为主视角,以两个空间交错展开。

老邓与男孩

丧偶独居的老太太,整天只能为生活的琐事忙碌,其实内心很空虚,纵然有两个儿子在,但却因无法融入到他们生活中而焦躁,电影中红帽子男孩的反复出现其实让邓美娟空虚的生活增加了一点活力,影片的片头就给观众呈现了一个洗澡的纹身男孩。

不过镜头并没有给到他的正面,仅仅是通过几个镜头来表现他的局部特征,而男孩不断的出现在邓美娟的身边,更是让观众担心,然而,导演却没有让任何事情发生。

一位问题少年跟踪一个老太太,电影留给观众很多悬念,比如男孩举着刀朝邓美娟砍下,随后邓美娟醒来,男孩消失,警察出现之后,人们知道小区里发生了一宗入室杀人案……

邓美娟会是男孩的下一个对象吗?这一悬念在观众心中油然而生,电影中邓美娟和男孩的正面接触可以说是整部电影的小高潮,虽然男孩入室杀害孤寡老人的罪名成立,但是男孩与邓美娟的关系并不简单。他撕毁邓美娟家的老照片,其实是导演在利用邓美娟的过去交代人物。

回到贵州的邓美娟,在老邻居的对话中听到“孙子、男孩、北京”等关键词,在想到之前撕毁老照片的举动,我们也了解了男孩是以替上一辈复仇的身份来接近邓美娟的。

老邓与老赵

片名《闯入者》可作不同层面的理解

最直接的意思就是,刚刚去世的老赵,其孙子在北京一小区寻衅滋事,可能是听到了长辈讲过当年与邓美娟家的恩怨(40年前,老赵和老邓竞争返城名额,最后因老邓的告发,老赵竞争失败,而老邓一家子回了北京,随后老赵瘫痪在床,一躺就是40年,家庭受到了严重牵连。)

老赵一家的生活状况并不好,住着当年厂里的旧房子,生活困顿,老赵孙子偷偷跑到北京的用意也很复杂,他大概也想看看北京的生活是什么样的,毕竟是自己的故乡,如果当年自己家返回北京,现在可能过的更好,所以他肯定是想报复邓美娟,但又未直接对她下手。

他做的一直都是小孩子恶作剧的行为,骚扰电话、制造恐怖气氛、对其他人家行窃、还在一次行窃失败,正好撞到回家的空巢老人,结果将对方刺死。(这是男孩暗处做的事情)

在明处,男孩会主动帮助邓美娟,会和她一起吃饭、跟她回家、简单交流,赢得她的好感,随后赖在老邓家里,第二天邓美娟就发现客厅被男孩弄得乱七八糟,尤其是很多老照片都被他撕毁,随后邓美娟开始猜想这个男孩和最近发生的一切是不是都与刚刚去世的老赵有关系。

闯入者

其实除了老邓和老赵、老赵孙子之间的“互相闯入”,还有邓美娟对自己子女生活的长期介入。

最典型的就是她不打招呼自带材料直接去到小儿子家里,还有为大儿子夫妇安排好他们的生活,并且坚持到学校接自己的孙子,这些在外人看来都寻常不过的举动,在儿女眼里却是压力,特别是小儿子,因为邓美娟不理解也不接受小儿子的性取向,当初之所以拼命争取和老赵之间的返城名额就是为了自己的孩子考虑,最直接的动机就是怀孕的她坚持把孩子生在北京。

另一层“闯入”的意思是邓美娟对老赵一家生活的影响,电影最后邓美娟决定回到贵州的旧厂寻找老赵一家,敲开“闯入”赵家的大门,物是人非,老赵的妻子给了这个不速之客一巴掌,可直到躲在屋内的那个少年露面,我们才了解故事全貌。

在那个人人自危的年代,牺牲别人获取自己的利益,造成另一个家庭的不幸,直到暮年,老邓才有机会为自己的行为赎罪,她确实是自私的,因为她违背了法理,但她又做不出补偿,最终少年像一只困兽一样跑向楼顶,从上面坠落,老邓面如死灰,时代的清算早已结束,人性的善恶早有定论……

最后,闯入其实就是历史对于现实无时无刻不存在的介入,那个年代无论是施暴者还是被害者都要永远承担历史的重担,“闯入者”不是针对影片中的某个具体的行动和人物,而是指所涉及的所有闯入他人生活的人物和事物,可以看出每一种“闯入”都是一种破坏的过程。

导演通过多层“闯入”来试图展示一种复杂的过程,历史与现实在《闯入者》中难分难舍,过去的事情用现在的眼光看已经不是当初的模样,现在的事情同样也无法摆脱历史的影响。

“人”成为了其中最关键的因素,尤其是邓美娟这个人物想象成为了一个连接过去与现在的核心人物,她的个体反思不仅是对个人的救赎,同时也隐喻了难以说清的历史成分。

总之,《闯入者》前半部分被现实题材编织,涉及到养老、同性恋、婆媳关系等现实问题,而后半部分则是梦境与现实交错,这部电影的大背景中糅杂了现代典型中国小康家庭的脆弱,特殊年代对小人物的伤害,人口老龄化的家庭压力;小背景中糅杂了强势母亲的控制欲,同性恋儿子的尴尬,诡谲入室盗窃的少年,被时代遗弃的破败家庭……

王小帅用一个悬疑黑暗的故事把这些元素串联,反思历史,反思人性,拷问这个时代应该对过去那段历史的态度。历史的幽灵不仅是缠绕着邓美娟,也继续缠绕着下一代人,对于邓美娟的儿子们来说,她就是历史。

广告 330*360
广告 330*360
Copyright © 2002-2017 版权所有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