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气家文化:大雪】文化复兴,少年寻根,从认识身边的非遗开始~

/2020-01-10/
原标题:【节气家文化:大雪】文化复兴,少年寻根,从认识身边的非遗开始~今天是大雪。《月令七十二候集解》说:“大雪,十一月节,至此而雪盛也。”大雪,是二十四节气中... ...

原标题:【节气家文化:大雪】文化复兴,少年寻根,从认识身边的非遗开始~

今天是大雪。《月令七十二候集解》说:“大雪,十一月节,至此而雪盛也。”

大雪,是二十四节气中的第二十一个节气,时间是公历每年的12月7日或8日,也是干支历亥月的结束以及子月的起始;其时视太阳到达黄经255度。大雪的意思是天气更冷,降雪的可能性比小雪时更大了,并不指降雪量一定很大,相反,大雪后各地降水量均进一步减少。

我国古代将大雪分为三候:“一候鹃鸥不呜;二候虎始交;三候荔挺出。”这是说此时因天气寒冷,寒号鸟也不再呜叫了;由于此时是阴气最盛时期,正所谓盛极而衰,阳气已有所萌动,所以老虎开始有求偶行为;“荔挺”为兰草的一种,也感到阳气的萌动而抽出新芽。

我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南京人。

在南京一直生活到22岁,才来到上海。

从小到大,我喝着长江水,爬着紫金山。

说着南京话,吃着鸭血粉丝汤。

一年四季,上学放学,进香河路上的水杉红了又绿,鸡鸣寺路上的樱花开了又落。

不需要看书,我就知道乌衣巷、桃花渡、秦淮河、石头城、莫愁湖……

每一年的12月13日,都能听到“南京大屠杀纪念日”的防空警报响彻全城。

从中山码头一直贯通到中山陵的那条长长的中山路,还诉说着这座城市对那个伟人的思念,

而郁郁葱葱,遮天蔽日的梧桐树,证明着那一段蒋宋的爱情。

这片土地的历史,

这片土地的文化,

这片土地的习俗,

这片土地的一切的一切,

只要想起来,都让我那么的具有归属感和自豪感,都让我的心里感到丰沛而富足。

因为,这是我的家乡啊!

这样充满着浪漫却坎坷,美丽却带着淡淡哀愁的家乡南京啊!

后来,我来到上海,来到松江,在这里已经待了八年了。松江也成为了我的第二个家乡。

我的孩子在这里出生,他变成了一个土生土长的松江人,我开始思考,他会拥有怎样的家乡回忆呢?

一个新松江人,

如果他不知道从古至今在这片土地上发生了什么,

如果他不知道这片土地传承着怎样的文化,

如果他不知道这片土地颂扬着怎样的故事,

如果他不知道这片土地的山和水……

那么,他就和这片土地断了链接,和他的家乡断了链接,他不会像我一样,每次想起家乡,都具有归属感和自豪感。他也不会像我一样,因为拥有这样的家乡,而感到无比的丰沛和富足。

因为他是一个“断了根”“没了家”的人,一个脚下没根的人,心中没家的人,又如何能坚定的走眼前的路呢?

第一届松江少儿民俗文化节

松江,有座方塔园,里面有一座高高的方塔,是一座北宋的古文物,距今已有900多年的历史。

在上海,听到有这么久历史的文物,是不是还挺奇怪的?

其实,松江本就是“上海之根”,是上海人文历史的发源地。“千年上海看松江”,想了解上海,来松江就对了。

这里有非常悠久的历史文化,诸多名人古迹,恐怕这也是为什么我这么爱松江的原因之一吧。

因为松江具有的这种历史文化气质,和南京,我的家乡非常的相似。

算是我内心的一种家乡情结吧。

在大雪节气的今天,在这样一座历史悠久的古园林内,我们迎来了“第一届松江少儿民俗文化节”。

什么是民俗?

人民的风俗习惯、流行的文化等等,都可以称之为民俗。大到所有中国人都过年,小到南方北方到底是喝咸豆浆还是甜豆浆,都可以称之为民俗。可以说,民俗是和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的。

像我这样的新松江人,没有长辈耳濡目染,也没有家族的代代传承,我没有办法把松江本地的民俗文化带给我的孩子,所以,这样的节日,这样的机会,不可多得。

在诸多民俗活动中, 非物质文化遗产 是最有特点的一种表现形式。 它的最大的特点是以人为载体的一种 “活着” 的文化。想要了解自己的家乡,就要了解家乡的民俗,想要了解民俗,那么了解当地的非遗一定是最直观方式。

那么接下来,我就给大家大概说说今天出现在民俗文化节上的几个松江本地的非遗项目。

叶榭竹编

这是叶榭竹编传承人唐正龙老师送给我的竹编灯笼,是不是很漂亮呢?他是现场编的哦,非常快速就编好了。

中国是世界文明古国,是竹文化的发源地。叶榭竹编工艺是传统的民间手工艺术,历史悠久、源远流长。五代后周(公元957年)时期,华亭县盐铁庄(今叶榭镇团结村)有一户陈姓竹编世家,以竹子为原料,精制成各种类型的工艺品,如晒簟、箩筐、簸箕、篼、篮、鱼具等,其竹刻、竹编为当时吴越国的贡品。陈有四子,均以竹编为生。他们的竹编器具发展到后面,渐渐由一般的生活用具向滚灯舞、马灯、水族舞等娱乐道具发展,为当地民间舞蹈的形成起到了关键作用,一系列的民俗活动大大丰富了百姓的文化生活。

叶榭竹编工艺大都用刮光加工的篾条,编出人字纹、梅花眼、菱形格、十字纹等各种花纹。为了使竹器经久耐用,器物的体部用扁篾,边缘部分用“辫子口”,使其具有了一定的生活美学。其独特的构思、精美的造型、精湛的工艺,堪称一绝。

泗泾面塑

泗泾地区的面塑制作技艺,是传统的民间艺术形式,有广泛的群众基础,是民俗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其艺术特点富有浓郁的地方风俗习惯,以及百姓的审美情趣。

上面这位乐呵呵的老人,就是泗泾面塑老艺人马金城。他是上海滩上面塑一代传人赵阔明的弟子,受赵阔明嫡传。他在上海市未教所工作期间,利用业余时间辅导当时的泗联中心小学(现泗泾第二小学的前身),该校的美术教师赵强拜他为师,以后学校特地开设面塑课。作为校本文化,遂成为全市、全区的特色教育学校,而赵强本人也很快在实践中创作出富有艺术神韵的面塑制作,为了博采众长,吸收不同流派面塑艺术的精髓。与此同时,马金城家三代人学面塑,代代相传,孙女马雪斐刚进中学就组建面塑社团担任首任团长,还成为学校第二课堂小老师;在外企任工程师的媳妇戚依萍,逢到休息日也去学校授面塑技艺;外孙女瞿倩也利用暑假加入到舅妈的行列中去传技授艺,使这项珍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后继有人。

海派剪纸艺术

松江剪纸起源于历史上具体的何时何代很难查考,但据五代《武林梵志》记:“吴越践王于行吉之日……城外百户,不张悬锦缎,皆用门笺彩纸剪人马以代”。这一记载说明,当初这一地域已流行剪纸,并且规模范围不小。民间剪纸始终与宗教祭祀、民俗庙会、传统节庆等活动相连一起,具有实用意义和艺术生命力。然而,解放前后松江的民间剪纸艺人大多是凭个人的喜好或家庭影响,艰难地维系着剪纸血脉。

松江剪纸作为松江民间艺术形式,有广泛的群众基础,是民俗的一个组成部分,其艺术特点也因当地的风俗习惯、审美要求、心理素质、表现手法的不同而呈现出独特的总体风格和样式,同时又兼具创作者个人的艺术趣味和审美意向。作品主要以江南百姓生活、民俗民风为题材,注重情境和神态,刀法运用上粗细并用,讲究造型,强调力度,较为夸张,注重装饰,妙趣横生,浑然天成。松江剪纸队伍中,有工人、农民、教师、学生等普通百姓。他们自画、自刻,通过灵巧的双手,把朴实的情感、美好的愿望和对幸福生活的追求,倾注在自己的剪纸作品中。

松江的剪纸在时代律动中不断汲取时尚元素和发展因子,为古老的民间艺术开创一条不竭的黄浦江。

花篮马灯舞

新浜的“花篮马灯舞”原名“串马灯”,以马灯和花篮道具命名,是典型的民间艺术样式。2009年6月,花篮马灯舞被命名为第二批上海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在今天民俗文化节的舞台上,新浜学校的孩子们,为我们带来了一场精彩的“花篮马灯舞”表演。

据传,明末闯王李自成率领民众起义,屡遭官兵围剿。一天深夜,李自成领导的义军在村子里集会,研讨战术,由于疏忽被密探告密,遭到围剿。闯王带领男女将士骑上战马,挑起营灯,进行夜战,村民则敲锣鼓助威呐喊。瞬时擂鼓震地,壮大了义军的斗志,最后取得胜利。后人为了纪念这次战斗,在元宵节时用花纸搭成彩马和彩灯,敲起锣鼓,跳起舞蹈,再现当时情景。后来发展为男骑马,女挑灯,象征男女将士浴血奋战,马灯舞因之而得名。

新浜的花篮马灯舞一般在晚间出灯。演出时花篮马灯舞的道具,如花篮、彩马、水担、合钵、药箱、黄绸大伞等,均要点燃小红烛,既可照明,又添色彩。伴奏以民间打击乐为主,节奏虽然较为简单,但富有情趣,没有一般民间锣鼓的激烈和喧闹,一般常用“七字锣”。开始时节奏稍慢,中间部分稍快,舞到高潮时则根据队形加快。

感谢松江方塔园,感谢松江区慈善基金会,感谢贝果·微孝志愿者服务中心,,活生生的文化,活生生的历史,活生生的这些传承人,给松江的孩子们带来一场沉浸式互动式的本地民俗体验。

也许力量很小,也许能力微弱,但是,未来的某一天,我的孩子可能依然会想起,在这个温暖的大雪节气,在古朴的方塔下,有一个老爷爷手指翻飞,然后微笑地递给他一个小小的,精致的竹灯笼。

END

广告 330*360
广告 330*360
Copyright © 2002-2017 版权所有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