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对金融市场影响应客观看待

/2020-02-04/
原标题:疫情对金融市场影响应客观看待文章出自: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课题组成员:周昆平、唐建伟、刘学智、陈冀2019年12月以来,湖北省武汉市陆续发现多起病毒性肺... ...

原标题:疫情对金融市场影响应客观看待

文章出自: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

课题组成员:周昆平、唐建伟、刘学智、陈冀

2019年12月以来,湖北省武汉市陆续发现多起病毒性肺炎病例,均诊断为病毒性肺炎/肺部感染。此次病毒疫情发展快速,截止2020年2月1日18点,新型肺炎确诊病例11889例,其中湖北7153例、浙江599例、广东535例、河南422例、湖南389例、上海169例;疑似17988例,治愈257例,死亡259例。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对当前经济运行和金融市场带来显著影响,一季度经济增速可能明显放缓,二季度之后经济增长有望回稳但存在不确定。可以考虑在春节之后适度加大政策宽松力度,提早应对疫情带来的经济下行压力。

对于当前新冠肺炎疫情对金融市场的短期冲击以及未来的影响仍应客观评估和理性看待。

疫情将使货币政策偏松调节力度加大,市场短期流动性宽松,债市走势乐观。经济周期运行阶段不同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当前疫情中、疫情后国内债市将走出与2003年明显不同的走势。图2中显示,由于经济处于上行周期,“非典”的出现推迟了政策收紧的步伐。可以看到,2003年8月前,M2增速依然在扩张,而之后开始回落,回购利率开始抬升,而10年期国债和国开债到期收益率都呈上升走势。如今,经济原本下行压力较大,货币政策处于逆周期发力偏松调节的阶段,政策方向明显与2003年相反。疫情不仅不会推迟政策放松的步伐,反而会使宽松政策调节的时间前移和力度加大。从多个监管部门的发言和态度而言,短期内为保障金融支持疫情阻击战,流动性是基础。尽管2月初有大量前期投放的跨节流动性即将到期(1.18万亿),但为维持市场流动性更加充裕,用更长期的流动性工具加量对冲到期逆回购投放资金几乎是确定性事件。考虑到疫情对于当前实体经济的冲击明显强于非典时期,疫情之后,稳增长可能需要更大力度的逆周期调节,短期债市收益率继续下探,10年期国债到期收益率年内存在突破2016年10月底2.7%左右前低的可能。尽管利率债有乐观判断,部分信用债可能因疫情冲击而存在压力,尤其是一些直接受到冲击的发债主体。监管部门也留意到相关风险,也在企业信息披露等监管事项方面做出了适度放宽风控指标的安排。风险偏好较低的机构,信用债的配置可适当向高评级品种倾斜。

图:非典时期货币政策与利率走势

资料来源:WIND,交行金研中心

股票市场短期压力较大,中长期不应过度焦虑。事件性冲击对于股票市场的影响短期主要表现在情绪上。回顾非典时期的A股市场走势,由于经济基本面走势较好,投资者行为虽可能受疫情的影响,但相对有限。而当前,经济下行压力较大,原本市场上存在品种选择困难的投资者极易跟风简单的市场逻辑“疫情相关”。短期内,餐饮、旅游、影视、交运、教育培训等行业受疫情冲击较大,医药、医疗、在线游戏等行业可能领跑市场。然而,从长期来看,国内A股市场大量的品种估值偏低,加之逆周期调节可能超预期发力,投资者不应对中长期趋势产生过度焦虑。

短期情绪偏负面,人民币汇率走势总体稳健。近期由于中国疫情、英国脱欧等因素影响,使得人民币汇率波动加大。1月末人民币汇率再次回到“7”附近,主要还是受短期疫情情绪影响。投资者因为对武汉疫情扩散担忧而卖出人民币,尤其是近期人民币获利盘涌现,继而触发亚洲货币遭抛售。疫情对资本市场的影响更多的体现在改变市场参与者预期,从而可能加大市场的波动,比如疫情蔓延以来,出现短期性汇率贬值、股市下跌等。但总体而言,随着国内对于疫情的防控和应急管理,市场将逐渐对中国恢复信心,人民币汇率走势也将回归到基本面决定,预计全年仍将保持稳中有升的走势。

我国金融系统总体保持稳健运行,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14.6%,拨备覆盖率186.1%,保险公司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为247.5%,流动性稳定,关键时期能为疫情阻击提供坚实的金融支持和保障。货币市场方面,相比17年前“非典”时期,央行拥有了更加丰富的流动性管理调节工具,银行间局部流动性风险化解能力明显提升。尽管,资管新规推出以来,部分银行仍存在或多或少规范整改方面的困难和压力,但监管部门从实际情况出发,对于2020年底确实难以完成处置的资产,已经允许适当延长过渡期。近期,监管部门一齐发声给出的节后增加流动性支持的信号,事实上也很大程度上增加了银行体系的抗冲击能力,同时为关键时期为疫情阻击提供金融支持和服务奠定了坚实基础。

基于以上分析,当前疫情运行状况对经济金融的影响在一季度将体现出来,疫情好转之后经济运行将回归正常运行。考虑到第四次经济普查上修了2014年以来的GDP结果,2020年经济增速达到5.6%就能够完成十三五规划目标。但根据以上分析,此次疫情对经济金融的冲击可能强于“非典”时期,为了避免疫情对本就下行压力较大的中国经济“雪上加霜”,需要提早对宏观政策做适度调整。财政和货币政策都应做出一些针对性安排来提早应对疫情可能给中国经济及金融市场带来的不确定性冲击。

财政政策应针对疫情影响加大定向支持力度,适度提升财政赤字率到3%或者更高。面对疫情对经济运行的影响,2020年财政政策稳增长的力度应该有所加大,在保稳定和促进六稳上发挥更大作用。

一是加大财政支出在应对疫情上的作用,鉴于2019年财政赤字率为2.8%,2020年可以适度提升到3%或者更高。

二是加大定向支持力度,针对疫情影响提供减税优惠和财政补贴,重点支持受疫情冲击的消费和生产行业,尽快促进消费扩张和生产恢复。

三是对疫情影响较大的一些中小微型企业、城市个体工商户、农民工等微观主体建议通过定向减税、发放补贴等方式进行救助支持,防范可能出现的中小企业集中倒闭、失业潮及可能引发的社会稳定问题。

四是考虑到疫情的负面影响,专项债规模可以适度提高到3万亿或者更高,充分发挥专项债券扩大有效需求、稳增长的作用。

五是如果此次疫情导致经济下行压力较大,可以考虑发行特别国债,不是对预算赤字的融资,不计入预算赤字。

六是疫情过后,要明确地方政府稳增长的责任,消除不作为现象,鼓励地方投资积极性。

充分利用货币政策空间,提升定向支持政策落地效率。2月1日中国人民银行、财政部、银保监会、证监会、外汇局发布《关于进一步强化金融支持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的通知》(银发〔2020〕29号)对于提升应对疫情期间的金融支持政策已从银行、保险等多方面、多层次地做了详细的布控,框架既定情况下的重点即提升定向支持政策落地效率。未来金融政策建议:

一是确保金融体系流动性维持在合理充裕水平。在全球面临增长压力和降息背景下,叠加特殊疫情时期,国内货币政策偏松调节时间可以进一步提前并加大力度。可灵活运用定向流动性调节工具,全面或部分降准以提升银行信贷投放能力。

二是在保持流动性宽松以压降货币市场利率引导债市、信贷融资成本下行,同时也压低银行负债端成本,进一步提升银行在抗击疫情中的积极主动性。MLF操作利率下调可提前至2月20日之前。

三是按照《通知》的相关规定,对定向支持卫生防疫、医药用品制造及采购、公共卫生基础设施建设、科研攻关、技术改造、医用物资生产企业等领域的信贷资金进行密切跟踪督促,确保阻击战金融资源精准到位。由于相关领域融资做出“优惠”让步,对于银行相应的监管弹性也应有所提升。

四是密切关注受疫情冲击较大的中小企业,对扎根地域、服务中小企业占比较高的银行进一步提升监管容忍度和流动性支持。优惠利率的T-MLF工具可以适时推出对其进行相应的支持。

五是进一步健全预期管理,合理引导市场情绪。疫情事件的冲击需要动态的跟踪和关注,抗击疫情期间和之后都应借此契机进一步检验和完善国内的预期管理。跟随事态的发展,动态地调节逆周期政策力度和稳定市场情绪,防止货币市场、资本市场出现较大幅度的波动。

广告 330*360
广告 330*360
Copyright © 2002-2017 版权所有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