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进步推动金融市场持续发展:金融机构积极打造量化交易能力

/2020-02-04/
原标题:科技进步推动金融市场持续发展:金融机构积极打造量化交易能力内容提要在科技进步的推动下,金融市场交易模式不断演进,并推动金融机构组织模式和风险管理不断进步... ...

原标题:科技进步推动金融市场持续发展:金融机构积极打造量化交易能力

内容提要

在科技进步的推动下,金融市场交易模式不断演进,并推动金融机构组织模式和风险管理不断进步。近年来,国内交易基础设施持续进行有组织的创新,市场参与者也在不断提高产品支持能力和交易报价能力。预计未来3到5年,国内金融机构的量化交易能力将取得显著提升。

科技进步对经济社会的发展起到巨大的推动作用。以蒸汽机为代表的第一次工业革命大大加强了世界各地的联系,促进了自由竞争和自由贸易。以电气发明为代表的第二次工业革命使人类进入“电气时代”。以原子能和计算机技术为代表的第三次工业革命极大提升了第三产业的比重,对经济社会结构带来深刻影响。当前的世界正进入第四次工业革命,以量子技术、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新技术将把人类带入智能化的时代。

科技进步对金融市场的发展同样作用巨大。17世纪伦敦皇家交易所和18世纪美国“梧桐树协定”开启了金融证券交易所的发展历程。从交易所的手语沟通与纸面记账,到电话交易与电子簿记,再到自动化交易和直通式簿记,金融市场交易的模式随着技术的进步而不断发展。

一、银行间市场交易深刻变化

(一)信息技术进步和普及推动交易模式演进升级,市场格局随后发生改变

以互联网为代表的信息技术的发展,推动金融市场交易模式不断演进升级,总体上经历的三个主要阶段。

第一阶段是以计算机、信息网络为代表的第一代互联网技术,提供了高速、高效、可靠的信息传递技术,提供了通过网络化工具高速、高效地向市场参与者提供市场信息的工具,少量专业机构基于第一代互联网出现了专业化的网络交易工具,比如Dealing,带动交易量快速增加。

根据BIS的数据,第一代互联网发展的高峰期(也就是2000年左右),全球外汇交易量达到1.6万亿美元每年。

第二阶段是随着网络成为社会公共基础设施,大型金融机构组织建设并向金融市场推出了多个大型交易平台,包括AutoBahn、BarX等,依赖强大的客户基础、业务经验和技术储备,成为市场的主流玩家,同时也推动市场交易规模快速扩张。

2010年日均外汇交易规模达到4.4万亿美元,德意志银行和巴克莱银行分列EUROMONEY年度外汇交易份额报告的前2名。

第三阶段是随着OPEN BANK、OPEN API等概念和技术的出现,金融市场进一步拥抱科技,走向更加开放,传统参与机构引入更多技术要素,实现交易流程的自动化、程序化,同时通过提供开放式交易接口,实现全行业互联。而专业技术型机构融合业务经验,设计并运行大量算法交易体系,在市场的声音和影响力逐步增大。

近几年全球外汇交易超过70%由程序化工具达成,2018年外汇前10大交易机构中已有2家科技公司。

(二)交易模式演进推动金融机构内部变化

金融市场交易模式的演进,推动金融机构在交易室组织架构、交易人员能力和素质要求、业务流程和机制方面进行调整和优化。

交易室组织架构注入更多技术要素,量化交易员和量化工程师成为交易室新的活跃力量。人员能力结构从“金融”能力向“金融+科技”能力转化。数学、计算机及各类理工类科学家成为交易机构的战略储备。

工作协同方式由业务与技术泾渭分明向高度融合的模式转变,未来的金融机构中将只有懂技术的业务人员和懂业务的技术人员这两类人。

(三)风险管理随技术进步不断发展

1.监管机构高度重视程序化交易模式

英国审慎监管局(PRA,Prudential Regulation Authority)和金融行为监管局(FCA,Financial Conduct Authority)对程序化交易提出了专门的监管要求。欧洲和美国都对多银行交易平台提出了专门的监管要求。例如,欧洲对MTF的监管,美国对SEF(掉期执行市场 Swap Executive Facilities)的监管。中国新修订的《证券法》对程序化交易提出了监管要求,并设置了罚则。

2.金融机构的风险管理手段融入程序化特征

金融机构的风险管理体系一方面关注程序化交易,研究高频、高速、海量场景对风险管理带来的挑战。另一方面借助程序化,将IT技术运用在事前风险管理,将风控关口前移。

二、国际及国内交易基础设施创新模式

国际交易基础设施多为 自发式创新。以场外非中心化的模式起步,创新场景较丰富。

21世纪第一个10年,以巴克莱为代表的一批金融机构抓住了金融市场交易电子化转型的首批机遇,推出了BARX等单银行交易平台,拉开了交易线上化的序幕。同时,以EBS为代表的多银行交易平台在订单集中撮合、交易集中处理等方面积累了经验,客观上为金融市场交易向中心化、集中化发展进行了技术准备。

21世纪第二个10年,在G20监管改革共识、巴塞尔监管要求以及美欧监管法案的背景下,非中央清算交易的保证金要求对资本的占用效应日益显著,全球金融机构向中心化交易模式加速转型。多银行平台和交易所交易模式进一步融合,各单银行平台之间的壁垒进一步打破,开放银行的格局进一步显现。

国内交易基础设施为 有组织地创新。以CFETS为代表的市场组织统一组织,直接以中心化的场内模式作为创新起点。

1994年起推出第一代交易平台,在20世纪90年代实现了对汇率产品和利率产品的覆盖。进入新世纪,一方面丰富汇率及利率衍生品的支持能力,另一方面在整合市场数据、丰富交易模式等方面对交易平台进行了持续的功能扩展。进入新时期后,特别是2017年以来,CFETS通过FX 2017新平台的升级建设,具备了程序化交易的接入和处理能力。

中国银行间市场的参与者在交易基础设施的组织带动下,持续创新自身的产品支持能力和交易报价能力,与市场组织机构一道为进一步向银行间市场Open API场景演进奠定了基础。

三、积极打造量化交易能力

国内各金融机构在外汇交易中心的引领下,积极打造适应CFETS新交易平台的 量化交易能力。在业务能力方面,组建FICC量化交易团队,培养和引入专业人才,提升量化能力与交易、营销能力的融合程度。在科技系统方面,建设量化交易的专业化系统,提高结构产品定价、多订单处理、低网络延迟的技术能力。

预计在未来3到5年,国内金融机构的量化交易能力将取得显著的提升。整体市场格局将从少数具备量化交易能力的机构鹤立鸡群,转变为少数不具备量化交易能力的机构相形见绌。银行间交易市场将涌现一批量化交易应用的成熟案例。

作者:张晨,中国银行全球市场部副总经理;陈书平,中国银行全球市场部信息与技术团队主管;张恭,中国银行全球市场部信息与技术团队高级经理

原文《科技进步推动金融市场持续发展》全文将刊载于中国外汇交易中心主办《中国货币市场》杂志2020.02总第220期。

广告 330*360
广告 330*360
Copyright © 2002-2017 版权所有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