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A平台机票隐秘搭售航意险,背后藏十几倍暴利

/2020-07-27/
原标题:OTA平台机票隐秘搭售航意险,背后藏十几倍暴利文|AI财经社李牧编辑|张硕“我不记得点了那个,看完票就付账了。”得知自己不久前在微信小程序同程旅行购买的... ...

原标题:OTA平台机票隐秘搭售航意险,背后藏十几倍暴利

| AI财经社 李牧

编辑| 张硕

“我不记得点了那个,看完票就付账了。”得知自己不久前在微信小程序同程旅行购买的机票被搭售了一份航空意外险后,王刚(化名)表现的有点懵,“我都不知道怎么选的。”

当前,随着国内疫情缓解、各地措施相继放松,出行和旅游也逐渐繁荣起来。不少用户或多或少都会遇到同王刚类似的问题——机票搭售保险,明明只想买一张机票,最后却在不经意间多花几十块钱购买了一份保险。

事实上,早在2017年,携程捆绑销售一事就曾闹得沸沸扬扬,个别平台因此受到处罚的新闻也屡见报端。但少为人知的是,在平台商家“保险搭售”的背后,却隐藏着一门暴利生意。

图/视觉中国

隐秘的套路

有酒旅平台相关人士告诉AI财经社,经过此前几轮整顿,现在已经很少再有平台敢明目张胆地搭售保险,而是会提供无默认勾选产品以供选择。

不过,AI财经社经过调查发现,类似机票搭售保险的现象并未消失,只是平台的套路更加隐秘。

例如,在同程旅行App上搜索7月28日北京至上海的航班,结果显示默认搭售40元航意险(含新冠保障)的订票入口排在页面的最顶端,再配合上“超60%用户选择”及“下单立减15元”的宣传设计,“诱导”效果可谓明显。

除同程旅行外,诸如此类套路也普遍存在于携程、去哪儿、艺龙等其他各大酒旅平台的App及小程序中:将默认搭售航意险等产品的订票入口置于最醒目的位置,而无默认搭售入口则被令人眼花缭乱的价格数字包围,如不留心,很容易就会“手滑”错过。

相比之下,携程的“套路”则更进一步。要想在携程App上买到一张无搭售的机票,消费者需要重重“闯关”,不仅要绕过平台“诱导”找到低价入口,还要经过一个“选购”的步骤:要么选择购买航意险或接送机券等附加产品,要么就需要观看5秒钟的广告。

有多位消费者告诉AI财经社,自己在购买机票时,常常会凭第一感觉选择靠前的产品,几乎不会留意是否搭售了其他服务。一名经常乘机出行的商务人士称,“(平台)客户端显示的只是机票的价格,并不包含燃油机建等费用,最终的成交价格总会多出几十元,即使再多出一部分保险费用,不刻意去查看费用明细的话,根本不会注意。”

“折扣”与垄断

不乏有消费者在明知机票搭售保险的情况下,或出于风险意识、或为了方便,仍会选择购买。一名自称“十分小心商家套路,从不勾选保险”的消费者对AI财经社回忆称,春节后购买返程机票时,因为担心途中感染新冠肺炎,在注意到某平台提供的保险产品中包含新冠病毒保障后,便果断下单购买。

但是,这些“心甘情愿”的消费者为此付出的是更高的价格,获得的却是打了“折扣”的产品。

AI财经社发现,在携程上随机票一同出售的一款单航段航空意外险,由众安在线承保,售价为30元,保额为320万元,另外附赠保额为20万元的新冠病毒身故、全残保障。不过,在支付宝平台上,消费者完全可以自行购买众安在线提供的相关保险,同样由众安在线提供仅需5.8元就可以保障10天,且1000万元的理赔额度也远高于携程提供的产品。

携程提供的保险产品保障内容

事实上,除了通过酒旅平台,消费者在各大航空公司官方网站预订机票时同样可以选择相关保险产品。尽管两者售价大同小异,但通过航空公司网站购买,却可以享受到综合性更高的组合保障。以南方航空提供的一份售价30元的单航段航空综合险为例,消费者除了可以享受到航空意外保障和新冠病毒保障,该产品还包括航班延误、行李损失等其他方面的保障。

与此同时,除了在保险产品消费终端呈现的价格和保额上的“套路”之外,各大酒旅平台还有着更深的布局。如果将航旅保险产业看作一条链条的话,平台们早已将中游和下游垄断。

仍以携程为例,AI财经社发现,在该平台上搭售的保险产品尽管承保方不同,但销售服务方几乎都是“小贝保险经纪有限公司(简称小贝保险)”和“携程保险代理有限公司(简称携程保险)两家。其中,小贝保险同时也是去哪儿网平台上保险产品的销售服务方。

天眼查信息显示,携程保险为携程旗下全资控股子公司,其高管团队均在携程系企业中担任职位;小贝保险则由北京十一贝科技有限公司全资控股,后者成立于2016年7月,由红杉资本领投,携程关联企业及人员当前对其控股高达90%。

除此之外,小贝保险和北京十一贝科技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都是杨威,携程董事长梁建章亦在后者担任董事。相关资料显示,杨威曾在去哪儿网任职多年,目前仍然在携程集团担任高级副总裁和金融业务COO。

此类情况不一而足。AI财经社发现,除携程之外,类似同程旅游及其他各大酒旅平台旗下均设有保险代理(经纪)公司,承担平台上的保险销售业务。

有资深保险行业人士告诉AI财经社,相似的险种,各大OTA平台的售价都要比保险公司高出许多,而平台则因为自身业务范围难以取得牌照,为了掌控定价权,成立保险代理(经纪)公司就成了常见手段。

当然,因为保险行业的特殊性,设立保险代理(经纪)公司的标准也十分严格。相关法律规定,要申请设立保险经纪公司,除不少于一半员工持有《保险经纪从业人员资格证书》之外,所必须的条件还包括拥有符合中国保监会任职资格管理规定的高级管理人员,以及企业注册资本不得低于1000万元的实收货币等。

AI财经社发现,如今市面的保险代理(经纪)公司的注册资本,大都维持在5000万元左右。各大平台为了“卖保险”,也的确是下了血本。

“稳赚不赔”

那么,各大平台为何如此热衷于“卖保险”呢?

相关从业人士对AI财经社分析称,航旅风险巨大,一旦出险的话,即使只涉及平台责任,也将是各大平台的难以承受之重。但更主要的原因,则是因为航旅保险背后的“暴利”。上述人士称,这是一门“稳赚不赔”的生意。

事实上,航旅保险本身就是一块极为诱人的“肥肉”。据港股上市保险公司众安在线2019年财报显示,航旅保险全年收获保费13.025亿元, 虽然仅占该公司总保费的9%, 但其已赚保费为12.816亿元,单项收益率高达98.4%。此外,航旅保险的赔付率仅为7.1%,远低于健康、消金和汽车等保险普遍超过50%的赔付率。

不过,AI财经社从多位保险行业人士处了解到,尽管航意险等险种出险率低,获益丰厚,但其单价较低,对保险公司的个体代理人而言并不具备足够的吸引力。

在这样的情况下,即使有客户主动咨询代理人,后者也会为其定制一份组合保险,最后每年需要缴纳的费用常常会高达几千元,并且有相应的强制投保年限。

有资深保险代理人告诉AI财经社,虽然国内保险市场已经兴起了近半个世纪,但是大多数消费者的保险意识并没有培育起来。除频繁出行的商务人士会直接通过保险公司购买产品外,普通消费者日常出行时即便有意,也会直接在平台上购买,“有时候只是切换一下页面的事,但消费习惯的养成并不如想象中那么简单。

图/视觉中国

正如上文所述,尽管保险公司体量巨大,但是单单考虑航旅保险的话,这并不是保险公司的主打业务。在平台强大的流量优势面前,保险公司不得不将定价权让给平台。此外,相关人士分析称,保险公司与OTA平台合作,也有获客方面的考虑,“一举两得,双方受益”。

AI财经社还了解到,因为各大平台直接与消费者打交道,所以更加了解后者的消费心理,从而也能制定出更加有说服力的航旅保险产品。

一款航旅保险产品的落地,在同保险公司的合作中,平台会全程参与定制与定价。行业内人士告诉AI财经社,“一张保险公司售价几块钱的保单,平台会拿去以十倍甚至几十倍的价格销售”。在这其中,“有时代理公司会抽1到2个点,(但)大头一般都是平台拿”。

据众安在线公布的财报数据显示,在其2019年航旅保险业务中,渠道费用占净保费的86.5%,远高于其他业务20%左右的渠道费用占比。

另据该公司上市前公布的数据,在2014年、2015年、2016年和2017年前三个月,众安在线通过携程及其关联公司销售航旅保险产品,分别获得4431万元、2.98亿元、7.02亿元和 1.79亿元的收入,但付出的渠道总费用分别为4293万元、2.61亿元、4.86亿元和1.42亿元。换言之,在这段时间内,众安在线航旅保险收入中,最低也有69.2%被携程分走。

图/视觉中国

2020年3月,银保监会人身险监管部门相关负责人则透露过一组更为惊人的数字:目前银行借款人意外险、旅游意外险等手续费率高达50%以上,而航空意外险的手续费率在有的渠道甚至超过90%。

在拥有广泛用户群体、更具话语权的酒旅平台面前,保险公司甚至成了“弱势群体”。

日本小说家野坂昭如在《萤火虫之墓》曾写到,“谁都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如今,这句话已被保险行业引申为流行话术。随着保险市场的逐渐成熟,一份保单不仅是人们理财方案中的备选,更是一份对明天的保障。

不过,如果想要买到更加物美价廉的保险产品,下次在各大酒旅平台上购票时,我们为何不切换一下页面呢?

广告 330*360
广告 330*360
Copyright © 2002-2017 版权所有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