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券黑洞③:数百亿债券发行“难产”,多企业称主因是成本走高

/2020-11-27/
原标题:债券黑洞③:数百亿债券发行“难产”,多企业称主因是成本走高违约债券对市场的冲击余波仍在,一级市场融资也未完全恢复。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根据上清所公告统计,... ...

原标题:债券黑洞③:数百亿债券发行“难产”,多企业称主因是成本走高

违约债券对市场的冲击余波仍在,一级市场融资也未完全恢复。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根据上清所公告统计,在上周末金融委发声维稳后,本周债市情绪整体处于修复中。本周一至周三(11月23日至25日),有8只债券取消发行,而上周五(11月20日)仅一天就有至少12只债券取消发行。Wind数据显示,11月10日永煤集团债券违约以来,已有约460亿债券推迟或发行失败。

其中三家取消发债的企业内部人士告诉贝壳财经记者,暂缓发行主因是成本走高,但对自身影响不大。

数百亿债券发行“难产”

近期,永煤、华晨集团两个高评级国企接连违约,市场不安加剧,一级市场发债融资也受到冲击。国务院金融委、发改委、证监会等部门纷纷出手维稳,河北、河南、山西等多个地方也紧急发声,明确打击“逃废债”等行为。

记者从上清所网站看到,风险事件对市场融资的冲击余波仍在。

本周一(11月23日)以来,就有包括福建漳龙集团有限公司、南昌金开集团有限公司、泰州华诚医学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中建三局集团有限公司、上海新华发行集团有限公司、中国电建集团昆明勘测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云南省滇中产业发展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新希望集团等8家公司发布取消发债的公告,债券类型包括短期融资券、中期票据等。

不过市场整体的取消发债规模在降低。在金融委发声前,仅上周五(11月20日)一日就有至少12只债券取消发行,涉及淮安开发控股有限公司、成都交子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重庆市涪陵区新城区开发(集团)有限公司、陕西有色金属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等。

Wind统计也可佐证这一趋势。数据显示,11月1日至9日,推迟或发行失败的企业债、公司债、中期票据、短期融资券共15只,金额64亿元。在11月10日永煤集团宣布违约后,至上周五(11月20日),推迟或发行失败的债券数飙升至53只,金额达402亿元。11月23日至25日,两项数字回落到10只、65.4亿元。

企业称推迟主因是现阶段成本走高

为何取消或者推迟发行?

“近期市场波动较大,将择机重新发行”是多数企业在公告中对取消发债的解释。一家取消发债的国企内部人士对贝壳财经记者表示,“在市场发债受的影响因素比较多,现在发债价格偏高,不符合我们的想法,是暂时取消发行的主因。”

一家西部地方城投公司债务融资相关负责人廖先生(化名)对贝壳财经记者表示,取消发债主要是成本问题,而非担心认购规模可能达不到预期。所处地方成本控制都很低,高了都接不了。

当前发债成本有多高?Wind数据显示,11月第一周(11月2日至8日)发行的票面利率为3.6843%,第二周(11月9日至15日)的发行利率就上升至4.3142%,第三周发行利率突破5%。个别债券发行利率甚至超过6%,例如11月25日发行的“20中新02”、“20宁河01”两只公司债,票面利率分别为7.5%、6.8%,不过其他当日发行债券多数在3%-4%上下。

近期,债市“黑天鹅”不断飞出。在曾拥有AAA评级的大型煤炭国企永煤控股违约后,汽车巨头华晨集团11月20日正式启动破产重整,“国企信仰”不断受到冲击,部分信用债大跌,多只债券取消发行。

在业内人士看来,受“国企信仰”动摇影响,信用分层也在加剧,一些弱资质主体的信用风险溢价明显走阔,令发债成本出现上升。一位券商分析师告诉贝壳财经记者,“国企信仰”最深的是公募基金,他们对外部评级的要求是投资机构中最高的,普遍要求发行主体要2A以上评级才可以。

11月21日召开的金融委第四十三次会议,研究规范债券市场发展、维护债券市场稳定工作。会议强调,秉持“零容忍”态度,严厉处罚各种“逃废债”行为。在多个监管部门和地方接连发声后,市场情绪有一定缓和迹象,不过仍呈小幅波动。对于是否有预期何时重新发行,廖先生称,还是根据市场情况。“目前我们账上资金能够覆盖未来几个月的还本付息,所以不着急(发债)这个事。”

南部一家地方投资平台11月20日取消发行了一只5亿元的超短期融资券,其相关负责人也称,这对企业影响不大。

市场完全恢复还需要时间

事实上,这并非债市一级市场融资首次遇冷。例如在2016年4月和当年末,市场曾出现过两轮取消发行潮,最高时取消规模超过千亿元,原因除了信用债违约汹涌,还有流动性紧张导致融资成本高企,“吓退”了企业。

这次永煤集团违约之所以让市场震动,因为其是拥有AAA评级的国企,9月末时还有逾400亿元的流动资金。也因如此,永煤集团10亿债券违约被疑有“逃废债”之嫌。“现在国企改革正在推进中,市场担心有一些企业借着国企改革的名义故意不还债。”前述分析师称。

不过廖先生表示,以“国企改革”名义逃废债关联度不大。“国有企业发展转型,包括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肯定是底线,不管是谁都不可能去违背。”他进一步表示,所处地区融资一直比较稳定,地方对现金流以及债务违约处理问题等都非常重视,所以暂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

对于其他发行人是否会“效仿违约”,光大固收首席分析师张旭表示,目前并没有迹象表明其他省份会效仿,也没有其他发债主体“就地躺倒”式的违约。

金融委会议明确,要依法严肃查处欺诈发行、虚假信息披露、恶意转移资产、挪用发行资金等各类违法违规行为,严厉处罚各种“逃废债”行为。永煤集团所在的河南省,其副省长也在11月24日公开发声,强调信用是企业的生命,严厉处罚各种“逃废债”行为。同日,永煤集团召开持有人会议,宣布先行兑付违约债券一半的本金(5亿元)。

对于这次风险事件带来的市场波动,廖先生认为,AAA级国企违约对市场肯定是有一定负面影响,但在当前中国国内经济大环境下,对投资者来说,城投信仰不会因为一两次债券违约问题被打破,所以短期内有一个负面效应,但不会影响未来中长期投资者的评判。

张旭认为,“目前所经历的这场风波仅是信用债浩渺海天中的几朵浪花,历史上类似的波折并不少见,但最终都会归于风平浪静,而且风波也给予了我们不少宝贵的经验,几乎每次风波都牵扯出债券质押式回购的问题,这使我们关注到回购融资的脆弱性。”

前述分析师表示,市场情绪还在持续修复,机构卖出行为仍在继续,预计调仓还会持续一个月左右。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程维妙 编辑 李薇佳 校对 陈荻雁

广告 330*360
广告 330*360
Copyright © 2002-2017 版权所有
意见反馈